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军事新闻 >

下半年教育行业应该会有一个不错的成绩_教育频道_东方


发布日期:2020-09-12 06:13   来源:未知   阅读:

“我们跟教育从业者沟通时,很多人都认为今年的市场份额在萎缩,然后大家都很焦虑。”希望美术教育副总裁孙镜健说,之前听到一位老师讲了这么一句话,让他很有收获。这位老师说,今年数据不好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疫情使孩子很久没有上课了,家长对于孩子学业未来的焦虑,导致他们会在疫情结束之后疯狂地让孩子补文化课。“所以疫情复课之后,我们的生源是下降的。”

梅初九提到,根据她的观察,发现疫情期间倒闭的机构,基本都是因为其本身存在问题,现金管理或者其他方面……最近,芥末堆启动“GET全国行”活动,一路走下来发现,整个教育行业依然十分繁荣,并不像大家普遍想象的那么悲观,“难肯定是难,但整体上还好”。

除了财务问题,孙镜健还提到,很多机构的人力资源、团队文化建设等方面不规范的地方也在此次疫情期间暴露了出来,而这些都需要去解决,如此才能提高团队的稳定性和工作效率。

“团队不能散。”艾克瑞机器人教育创始人张祖平也提到,疫情来了,谁都跑不了,疫情期间可以不赚钱,但团队一定不能散,散了会很麻烦。与此同时,疫情期间还可以做很多事,比如对课程、系统进行标准化升级、组织线上团建活动,例如读书会、吐槽会等等。

疫情把日常看不见的问题放大了

2020年,疫情给教育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线下停顿,线上爆发……如今,又到一年开学季,中国各地大中小学及幼儿园都在有序开学,昨天起,北京通过复课审批的线下培训机构也开始陆续恢复教学。

其次,在线加速。更多的家长和孩子开始拥抱互联网,过去他们可能对在线教育毫无感知,或者只有一点点感知,如今直接被拉到线上来,“这让整个市场的‘扫盲’成本节省了非常多”。同时还有很多家长和孩子接触了线上之后,直接留存了下来。此外,疫情加速了原来纯粹的线下机构线上化尝试,线上线下相融合的OMO模式成为未来。也就是说,所有的人和机构都会或多或少介入到在线教育的场景或者服务里面去。

孙镜健认为,规范了相关操作过程之后,面对人员流失,在团队文化方面还要进行团队修复。而团队修复涉及的无非就是两部分问题,第一是钱,第二是休班,这是团队最关注的两个点。很多机构都是单休,有的是双休,还有的是单双休。那么,如果已经是双休的该怎么办?可能就要考虑从钱上解决,以保证团队的稳定性。

对于疫情,孙镜健提到,疫情是一块“照妖镜”,或者说是一副催化剂,它把一些日常不太明显、看不见的问题给放大了,结果做的好的机构表现得会越好,越不好的表现得越不好。他举例,现在很多机构负责人可能还没有搞明报结转收入和营业收入的逻辑,有些人还觉得收的学费就是自己的钱,直接把它拿出去花掉了。

“倒闭、裁员、转型……其实整个上半年大家都还是挺悲观的。”会上,芥末堆创始人梅初九表示,疫情期间芥末堆做了几次调查,第一次的时候,整个行业普遍比较悲观;五月的时候,美女六香港正版官方,发现整个行业开始陆续复苏,不管是通过在线还是其他方式进行获客;七月的时候,整个行业又开始变得更好,大家的信心也变得更足了起来。

其实,这不仅仅是财务问题,还涉及到风险防控。孙镜健说,希望艺术教育有很多加盟校,一直以来,他们都在告诉加盟商们一个有关风险防控的公式,就是不论在任何情况下,财务上有些钱必须放在银行卡里是不能动的,以防备突发情况。具体公式为:教职工平均薪资×(现有员工数+2)×6+营业额×20%。孙镜健记得,有一个机构负责人,做了三个校区,学生数在1600人左右,去年底搞了一次集中性续费,收了几百万元预付款,然后该负责人拿出170万元买了套房,有花了120万买了辆车。本来,按照该负责人设想,年后3月份有300多人续费,300多人续费乘以4500元,会有100多万元钱,买了房和车之后,一切都没有问题。结果突然出现了疫情了,资金链就断掉了。

对于未来,梅初九认为,整个教育在发展方向势必是线上线下向融合,未来很难会存在纯线下的教育公司。同时,她预测,未来几年,在职业、就业、新农业、养老等方面会有很大机遇。

疫情期间倒下的机构本身基本都存在问题

那么,对于教育机构来说,疫情暴露出了哪些问题?该怎么解决?今年下半年,教育培训行业将会是怎样的?线下教培机构如何能够顺利转到线上?日前,在“芥末堆?GET全国行”济南站的分享交流会上,来自山东内外的教培人进行了分享和探讨。

分享会上,翼鸥教育销售经理李小鹏做了关于“教培机构如何进行线上化突围”的分享。他介绍,翼鸥教育旗下在线教学课程平台ClassIn目前搭建的场景架构即为OMO教学和智能数据相结合的形态,能够赋能考试测评、辅导答疑、作业题库、教学服务、师训会议和招生营销等多个环节。同时,他还详细介绍了教育机构如何利用Classin进行在线化探索。

目前,希望美术教育在全国拥有240家校区,去年这个时候校均能做到320人左右,今年的话,只有240多人,从数据方面来看,确实下降了,校均降了60人以上。不过,孙镜健也表示,从7月份到现在,他们发现艺术教育招生方面开始有抬头的趋势,“所以我觉得所有的教培人还是要有信心,下半年应该会有一个不错的成绩。”

此外,梅初九表示,疫情很明显也带来了一些变化。首先,化整为零。在一些地方,可能有一家有十个店、现金流做的不好的机构倒下,然后又有好几家机构正在生根发芽。

教育新闻  |   军事新闻  |   时尚新闻  |   社会新闻  |   热透新闻  |   大咖名流  |   体育新闻  |   女性生活  |   财经资讯  |   星声星语  |  


Power by DedeCms